大港之变:依海而兴 向海图强

发布日期:2018-10-09 16:14 来源: 管委办公室宣传科

 

发表于10月9日钦州日报头版

“别看现在从钦州港开车去城区才30分钟,放在1983年就要3个小时。”谈到往昔的钦州港,现任果子山社区党支部书记刘日雪的思绪回到35年前。  

 

1983年,“钦州港”还停留在孙中山先生《建国方略》的字里行间。要想进城,刘日雪只能划着小船从村里漂过海湾,然后走小路到水井坑村委,那里有一个汽车的上落站。上车后还要绕道大番坡集镇、大番坡镇青龙村等地,最后再走老钦犀公路,才能到达钦州市区,一路颠簸,一脸灰尘,因为全程都是坑洼不平的泥土路。  

“看到现在小车从家家户户开进开出,谁也想不到我们社区以前竟然是在一个小岛上。”刘日雪说,钦州港没有开发前,果子山是一个不通电、不通水的村子。到春节时每家每户的用水甚至要精确到一人几瓢水的地步。“靠水缺水”的老乡甚至还惊动到了临近的部队,官兵们用炮艇拉来了淡水,大家才过上“有油、有水”的春节。 

 

采访中,普通的居民,平凡的职工,话里话外都是说不尽的故园:一个从小到大,从无到有;一个凝聚着汗水与苦累,也融入了奋斗与希望的钦州港。  

从“一个人”到“一家人”  

经济形势好不好,不看报表,只要看群众的表情就知道。  

1983年,刘日雪从广东的陆军炮兵某部退伍,村里把他安排到集体的渔业社出海捕鱼。 “那时一碗粉0.15元,一个鸡蛋0.05元到0.08元,但我每次出海最多能分到手500多元。”谈到村里渔业社的富足,刘日雪仍怀念不已。但他说还是现在好,因为钦州港开建后,村中的许多女同胞和中年人都找到了工作,“比以往出海只是壮年男人有工作强多了。”  

 

钦州港经济技术开发区工委书记苏英权介绍,港区群众除了一部分继续进行大蚝和金鲳鱼养殖之外,大部分都在第三产业找到了工作:年纪稍大点的在各企业当保安,月平均工资有2200元至2500元;而年轻些的就买了重卡、挖掘机、铲车等为各个企业运建筑土方,其他更有经济头脑的还在各人员集中地点开起商店和饮食摊,渐渐脱离了农业生产。  

“我爱人要不是帮儿女们带小孩,也出去上班了。”刘日雪说,现在他除了在社区上班之外,还和家人在离海岸15公里的深海养了250万尾金鲳鱼;而自己的儿女也分别在钦州港和钦北区的企事业单位找到了工作。“如果没有建港后教育事业的发展,孩子们哪能接受好的教育,最终找到就业的门路?”  

从“公家事”到“个人事”  

“国家要用得着,就服从大局。”聊起故土,钦州港金鼓社区党支部书记文齐赞说,村里贡献出来的海滩如今建起了钦州保税港区、钦州港新区,甚至还为海警、海监等重要部门建设执法码头提供了建设用地。 

 

“看着火车从家门口拉着货物来往钦州港,我们觉得自己做出的牺牲也是有价值的。”文齐赞说,那些曾为国家的建设付出的乡亲们,总是会在不经意间获得时代的回报。  

 

钦州港区第四小学新校舍

钦州港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主任徐科峰说,为让乡亲们就近享受到优质的教育资源,避免大家都往钦州港一小挤,港区开创性地让一小和钦州港第四小学联合创办教育集团,让优质师资从一小往四小流动,同时不断加大对四小的硬件投入。 

 

直接受益的金鼓村乡亲对记者说,管委的干部们很有心,如今“再也不用为孩子们找好学校而四处奔走了”。“现在配套好多了,在企业附近就可以买到水果和副食品。”刘永是国投钦州发电公司经营管理部员工,从到钦州港工作的13年里,每每值夜班,他站在锅炉塔就能看到夜空里港区不断增多的灯光:原来更多的人看中了这方土地,是因为“个人事”变成了“公家事”。  

从“花更红”到“叶更鲜”  

采访中,乡亲们都爱用“墙要稳,得要小石头塞大石头”和“花园好看有红的花还得有绿的叶”等形象生动的话语来形容钦州港日益完善的产业链条。  

 

“今年我们公司的产值将会达到40个亿,以后还会往邻近产业延伸。”刘永说,随着中石油等大型企业的进驻,对供热、供水、废灰废渣处理等业务的需求一下子就显现出来,而这些恰恰是国投钦发电公司的强项。  

“把港区相关企业的‘烦心事’当作我们的机遇来抓住。”去年,刘永所在公司在建设管廊时发现附近就有广西临海投资公司已投建好的管廊,通过采用租用的形式,就让这家公司进账了200多万元。由于合作良好,今年计划再租用一条,再新增年租金800多万元。 

 

像华谊这样的大项目,一落地就问气多少钱一立方,电多少钱一度,废水如何处理。当得到肯定的回答后,立马与国投钦州发电公司签约。苏英权说,有时相关联的产业生态链建好了,也是招商引资的一个有利条件,不用跑多远,在园区内就能搞掂所需服务和原料,为企业节省了大量的资金和时间,从而专心做产品研发和市场开拓。 

回首走过的时光,众多平凡钦州人的记忆里,仍记住众多引以为傲的辉煌节点:  

1992年8月,钦州各界出资筹建钦州港; 1996年6月,初露生机的钦州港经自治区人民政府批准设立省级钦州港经济开发区; 2008年5月,国务院正式批准在钦州港区内设立广西钦州保税港区,这是我国中西部地区唯一的保税港区; 2010年11月,经国务院批准钦州港区升级为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 2012年3月26日,国务院批复在港区内设立中马钦州产业园区……  

至此,当年乡亲们你十元、我一百元、他千元筹资“培养”出来的钦州港,已成为中国与东盟开放合作的最前沿。辖区内群众的鼎力相助和无私牺牲,最终造就了钦州港的华彩和辉煌。  

     

仅今年1至8月,钦州港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完成456亿元,同比增长8.7%;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5.9%。港口货物吞吐量完成6532.2万吨,同比增长23.6%,增速比上年同期提高7.5个百分点。同期,钦州港还在招商引资中又有66.69亿元资金如期到位,其中全口径实际利用外资到位资金4515.97万美元。  

钦州港,这个乡亲们话里话外的故园,她的精彩故事将在不断的变迁之中续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