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钦州港的“华丽变身”

发布日期:2018-01-11 17:23 来源: 管委办宣传科

  广西北部湾港是我国内陆腹地进入中南半岛东盟国家最便捷的出海门户,而钦州港则是北部湾三大港中的集装箱大港。 

  

  南向通道陆海运输通道打通后,钦州港不仅是陆海货运枢纽,又成为陆海内外联动、连接东盟国家的海上开放门户。昔日的偏僻渔村摇身一变,成为亿吨大港。  

  

  

  捐物献资建港口 

  

  

  “1990年,现在的钦州港所在地还是果子山村。从钦州市出发,乘坐大巴、摆渡船加上步行,至少得花4个小时才能到达。”钦州港经济技术开发区工委书记苏英权回忆说。 

  

  

  为解决钦州市“有海无港”的窘境,钦州人提出“再苦也要建港口”。 

  

  当年,钦州港项目还未列入国家发展计划,为了谋求更好的发展,钦州市向全市人民发起了集资建造海港行动。 

  

  有钱的就多捐一些,家庭拮据的甚至带上了自家产的鸡蛋去捐。为了筹资建港,钦州人勒紧裤带,捐物献资,筹集建港资金2000余万元。 

  

  1994年,钦州人劈山修路,两个万吨级码头正式建成并投入使用,钦州的首个港口诞生了。经过多年不断完善,钦州港逐渐向深水化、大型化、现代化的港口方向发展。 

  

  2014年,广西对北部湾三港进行了物流资源分工,钦州港成为集装箱大港。北部湾港与香港间原有的9条航线交由钦州港统一管理,按时准点发船,开往香港的货船也由每3天一发变为每日两发。 

  

  在“一带一路”南向通道建设发展的推动下,近年来,钦州港加快完善港口设施水平,港口规模不断提升,基本建成30万吨级主航道及支航道。2017年,港口吞吐量完成8338万吨,同比增长19.9%,集装箱177万标箱,同比增长28.8%。面向东盟的集装箱干线港建设步伐不断加快。这一切,为将钦州港加快打造成为“一带一路”有机衔接的重要门户港、区域性国际航运中心,打下坚实的基础。 

  

  

  从物流末梢到物流枢纽 

  

  随着南向通道政策的出台,钦州港迎来了发展新机遇。目前已经开通的“渝桂新”“陇桂新”“蓉欧+东盟”等海铁联运班列,都汇聚在钦州港出海,钦州港承担起了海铁联运枢纽的重任。 

  

  2017年7月1日起,广西沿海铁路取消铁路运价“基价一”,集装箱运价下浮20%。在此基础上沿海铁路公司对南向通道货物运价再下降30%,从重庆至东盟至新加坡,比原经长江水运通道节约了20多天时间,物流成本优势得到明显体现。 

  

  广西向来深耕与东盟国家间的合作,积极开拓东盟市场。南向通道打通西部地区货物运输脉络的同时,还为东盟国家提供了与中亚地区贸易交流的机会。 

  

  “南向通道开辟了国际运输新通道,这条通道不仅仅服务于西南地区、服务西部大开发的需求,更重要的是把东盟市场和中亚、东欧市场连接起来。”钦州保税港管委会副主任王雄昌介绍说。 

  

  “广西从边陲变成了开放新门户,钦州港从物流末梢变成了物流枢纽。”通过钦州港进行陆海联运,东盟国家将香甜的热带水果送到中亚,而中亚盛产的马铃薯得以收获商机无限的东盟市场。 

  

  

  惠利政策促进多方合作 

  

  

  中马钦州产业园区、钦州保税港区、钦州港经济技术开发区、整车进口口岸……在钦州港,一系列面向东盟开放合作的“钦州平台”渠道已经形成,越来越多的企业争先落户钦州港。 

  

  “钦州港区采用“一企一策”工作机制和“抱团机制”,围绕工业企业生产经营及项目建设过程中面临的较突出的困难和问题,实行领导、责任单位和责任人挂钩联系企业(项目),制定帮扶措施、明确解决时限的工作机制,帮助在建项目及生产企业投产、稳产、达产,推动工业经济平稳较快发展。钦州港经济技术开发区工委书记苏英权说。 

  

  同时,钦州港还在广西率先推行“多评合一”和“多图联审”制度,初步形成“数据多跑腿、群众少出门”的服务模式。 

  

  此外,钦州港在“六证合一”基础上,在广西率先探索试行“多证合一”,实行“三十五证合一”登记服务,推动了企业“快入准营”;深化“先照后证”改革,精简了原前置审批事项的85%;全面实施“全港通、就近办”登记模式,2017年新登记个体户826户。 

  

  据悉,钦州市将加快建设南向通道,尽快形成覆盖东盟国家主要港口的航运物流和信息网络,开展与东盟国家“两国一检”试点,争取在两年内打通铁海联运的最后瓶颈。